《老子的心事》:毀譽如幻但人言可畏2019年6月29日
作者: 發布時間:2019-06-29 來源:本站 點擊:

  這一章最重要的內容,就是大智若愚。為什么“大智”會“若愚”呢?為什么老子會給人深不可測的感覺呢?這些問題,在這一章里都可以得到答案。

  首先,老子提了兩個問題:第一,唯唯諾諾和傲慢敷衍,這兩種態度到底相距多遠呢?第二,善與惡之間,到底有多遠的距離呢?

  “唯”就是唯唯諾諾,代表了下級對領導、晚輩對長輩的答應和認可,里面有一種唯恐不夠重視、不夠恭敬的味道;“阿”是“嗯”,輕描淡寫地答應一下,敷衍一下,就像孩子們問問題時,長輩不太想回答,就隨隨便便地“嗯”一聲一樣,這是上級對下級、長輩對晚輩的態度。當別人用這兩種態度對待你時,你會有什么感覺?這兩種感覺相差有多遠?意思是,人家的贊美和呵斥,對你來說有多大的區別?人家的認可和輕視,對你來說又有多大的區別?

  老子為什么要反問?他不是讓你去思辨,而是用反問的方式告訴你,其實它們之間沒多大區別,都一樣。智者是不會在乎的。就像我剛才說的那些話,有些人也許還有印象,還記得我講了什么,但很多人都忘掉了。對他們來說,這些聲音一下就消失了。在智者心里,認可和輕視也是這樣,無論人家唯唯諾諾,還是傲慢敷衍,都一下就過去了,就像過眼云煙一樣。

  那么善與惡呢?老子追問的是人類文化的評判體系。你認為善,他認為惡,如何判斷誰對誰錯?所以,善惡在不斷地轉換,同一件事既可以是善的,也可以是惡的。因為,任何評價都是相對的,都有一種主觀的東西在起作用。不同的國家、不同的立場,就有不同的評價,網上充滿了各種各樣的評價,各自的評價其實根本不代表這件事的本質,僅僅代表了評價者的態度。通過他們的態度,我們就會知道他們的立場。在不同的標準之下,必然會有不同的聲音,哪個聲音對?根本就說不清。所有的善惡,只對同一個價值體系的人有意義,除了一些客觀的東西,比如法律條款等,很多東西都只是各自的說法,根本沒有固定的標準,也沒有絕對的對錯。

  在很多年之前,還活著的時候,有個菲律賓的總統會見,談到了領土的問題。當時,他對說,某些島嶼離菲律賓很近。怎么回答呢?他說,菲律賓離中國也很近。這個答案太有智慧了。如果它們離你們很近,就是你們的,那么你們離我們也很近,難道你們也屬于我們嗎?確實是這樣的,它本來就是一個相對論,很多東西都是相對的。

  因為標準不一樣,所以,對同一件事,永遠是有人贊美、有人辱罵;有人認可,有人非議。這是正常的。但所有的這些態度都是相對的。我們前面說過,當人們把“道”當成價值標準的時候,得道就是成功,就值得贊美,就是善的;當人們把金錢作為價值標準時,得道就不一定成功,不一定值得贊美,也不一定是善的,因為得道者不一定有錢。

  比如,現在肯定有人不理解莊子,覺得你就算想自由地活著,也不代表你就一定不能做官啊,編草鞋能證明什么?你連自己都養不活。在我們這個時代,很多人就會覺得他失敗,他的學說也會受到非議。幸好莊子不是出現在這個時代,所以,人們覺得他很偉大、很敬重他,敬重了上千年。誰都知道,老莊是道家的典型人物,是道家思想的代表。這時,很多人就不會否定他。這就是流行價值體系的另一個特點:如果你沒有錢,但你有地位、有名氣,它也覺得你是成功的。

  所以,一切評價和態度都沒有實質性的意義,都是相對的。很多人對同一件事的爭論,也沒有實質性的意義,因為,他們的標準根本不一樣,誰也沒法證明誰是對的,誰也沒法證明誰是善的。不同的標準,就有不同的善惡,也有不同的對錯。

  我們覺得,即使破產者如果明白了無常,證得了空性智慧,那么他也是成功的。但對于不在乎道的人來說,他卻是失敗的,因為他破產了,他經營不善、決策失誤,導致很多人失業了,導致他的家里人生活水平下降了,他還欠了別人很多錢,如果他還不上的話,對他的債主來說,他就是惡的,更是失敗的。這種觀點忽略了一個問題:這種失敗很快就會過去,很快就會改變,失業的員工也會很快找到新的工作,一切都會慢慢平息。不變的是什么呢?是道,是他明白的真理,這種明白將會改變他的整個生命。

  所以,一定要明白,老子的反問是在否定流行價值觀,否定一些固有的、常見的、關于是非對錯的觀念。

  得道者能同時容下鮮花和毒草,就能容下其他的價值體系。他知道,社會就是這個樣子,他不會像憤青那樣憤憤不平。他當然知道社會上的問題,但就算他批判,也不代表他不能允許。他知道什么都有它的理由。他不會像一般人那樣,覺得“我走我的路,讓別人去說吧”。因為,他尊重世間法的規則,永遠不標新立異,即使明白善惡毀譽沒有意義,價值體系可能出錯,他也永遠不做驚世駭俗的事情。世人怕什么,他也怕什么,他永遠不去觸動大眾、人類的底線,不觸動禁區。你一定要注意,他永遠是和光同塵的,永遠像尋常人那樣活著,不追求任何表面上的東西,他不愿意讓自己和世界不一樣。這是老子非常了不起的地方。

  今天,我也對一些朋友說,學佛的人身上一定不能帶佛氣,不能讓人一看就知道你學佛。否則,你的學佛就肯定沒學到家。

  “荒兮,其未央哉!”“荒”是遼闊、荒涼的意思,所謂的荒漠就是遼闊的沙漠。其中還有一種悲涼、滄桑、凄涼的味道。

  得道之后,老子感受到的世界,是廣袤無垠、沒有任何邊際、也沒有任何相的。所謂的沒有任何相,就是他不會被任何杯子所限制,他本來就是大海。這就是得道者的境界。得道者連得道者的相也會打碎,連真理也不能局限他,這才是真正的和光同塵。

  老子有錢娛樂萬人在線企業新聞

  
【評論】【加入收藏夾】【 】【打印】【關閉
mg电子游戏娱乐平台 公式规律高手论坛 甘肃快3走势图基本走势图手机版 新疆时时的官网 一个被啪软件 四川快乐12任五遗漏表 快速时时秘籍 海南7星彩走势图17 pk记录直播 3d2009走势图带连线 91同款约啪app